美国翡翠岛遭龙卷风袭击

96B坦克开炮测试火力!

国际冠军杯曼联皇马:英国伦敦大规模停电

2019年10月24日 13:00


  大约两年前,我爷爷从村东头的人家领来一只公狗,这只狗生来奇怪,比其他狗要黄许多。因此,大家就称它“大黄”。
  一开始,它刚到我们家的时候羞羞答答的,爷爷满意地说:“这大黄将来必定是条好狗,不乱咬人,安稳!”可没过几天,它就完全神气起来,跑上跑下,不时向可怜的猫龇牙咧嘴,可在我们面前倒装成一副乖巧可人的样子。虚伪!原来狗也是会虚伪的!
  没过几个月,这大黄体形渐长,性情也变得凶猛多了。没事儿就喜欢在外边耀武扬威,三天两头还跟别的狗干上一仗。第一次看它打斗,是在田埂上。大黄张开大嘴,露出四颗尖利的长牙,怒吼着扑上去,和三条狗撕咬着,几分钟解决战斗。从此,它一战成名,渐渐地,它一步步征服了狗群,被拥立为本村名副其实的“狗老大”。走路时,它总是昂着头,用鼻子眼儿看人,一副趾高气扬、小人得志的样子。一班杂毛狗尾随在后面,仿佛它的私人保镖。不时有狗从家里叼点儿“小礼物”献给它,原来狗也会拍马屁呀!
  它被拥立为王,自然有能力自卫,也能保卫它的下属。“嘟嘟嘟”,那狡猾的收狗人又骑着改装电动自行车来抓狗了。哎,那家伙不知天高地厚,竟敢打大黄的主意,结果被大黄率众一路狂追猛咬,吓得差点儿油门拉爆。这群起而攻之的迅捷反应机制,得益于大黄日常的训练有素:但凡有收狗人来捉狗,任何一只狗发现了都立刻呐喊报信,大黄马上率领它的部下火速前来增援。这种团结一致、同仇敌忾的气魄,就连邻村厂里的狼狗都敬畏三分。
  大黄到了成熟的年龄,该求偶了。于是,村里的母狗天天围着它,想获一宠,烦都烦死了。每到这时,它总是目光深沉,不为所动,看来对这些庸脂俗粉不太满意呀。直到遇着邻村儿堪比母老虎的“狗霸”,也是条远近闻名的恶狗,缘分才算真正开始。真是不打不相识。那天,大黄正在用餐,那母狗也不识相,突然发起攻势。大黄不愧是大黄,毫不逊色,几招之内解决了它。但看得出来,大黄并没有下死手,它对这个敢动它“奶酪”的异性,显然极有兴趣。渐渐的,母狗的芳心被大黄的风采彻底征服,几天后终于接受了大黄的“求婚”。
  如今大黄宝刀未老,狗后风韵犹存,它们已是四个孩子的父母了。这四个生下来,一点儿都不可爱,个个凶神恶煞的。哎,强强联手,看来大黄的事业要进一步壮大了。
  (指导老师:王俊杰)


  那晚,母亲又加班了,我独自一人在家。
  外面一片漆黑,阵阵冷风袭来,窗户发出剧烈的响声。
  我收拾好一切,准备上床睡觉,可是只睡了一会儿,就再也睡不着了。我只好坐起来,随手拿起摆在床头的一本小说,心不在焉地看起来……
  过了很长时间,母亲还没有回来,我实在有点儿困,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,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。
  楼下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,这声音是那么熟悉,对,是母亲。是母亲加班回来了,我忽然兴奋起来,偷偷地数着脚步声,这声音依旧是那么的轻柔、舒缓,是,那是母亲的脚步声,是我熟悉的脚步声。
  听着那清晰的脚步声,我慌忙合上了双眼,那时钟声已响过十一下。
  门轻轻地被打开了。我感觉到母亲正小心翼翼地走进了我的房间,看了一圈后,又轻轻地走到我的床边,把我伸在被子外的手给放了回去,母亲没有打开大灯,她可能怕把我惊醒吧。此刻,我真想跳起来,给母亲一个惊喜,但又不敢打破这份宁静和温馨,内心一直挣扎着,最终我还是装睡着。正当我觉得母亲要离开的时候,母亲突然俯下头来,温柔地在我的额上吻了一下。我记得